news updates

试管医生

外科大夫微信加两千名患者医患收集社交成新常

  强的松片

  随着微信等即时通信工具在生活中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医患交流不局限于医院内,微信、QQ等社交软件里的医患沟通正在成为常态。

  对此,有医生认为,这些即时通信工具方便了医患交流,双方获益;有医生则坦言,占据了不少私人时间,并且通过互联网谈疾病“有风险”。

  但多数医生都表示,这些接地气、便捷的交流工具的确增进了医患沟通,不少医生和患者通过手机交流成了朋友。

  “85后”刘洋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友谊医院普外科的医生,他的微信可是“大号”,有2924名通讯录好友。而其中有近两千名都是患者。原来刘洋的门诊有些特殊,是为肥胖患者开设的减肥减重门诊。由于患者往往轻视肥胖对健康的危害,主动就医性比较差,在2016年门诊开设初期,刘洋通过微信做患者招募,后来患者越来越多,微信通讯录的人也越来越多。

  作为一名外科大夫,者医患收集社交成新常态刘洋每天有三四台手术。每台手术后,刘洋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给患者回复信息,碎片化的时间几乎都用在回复患者信息上了。“现在不急的就通过微信、QQ咨询,我不忙的时候回复,急事儿才打电话。新时代,微信、QQ的确方便了医生对患者的管理和沟通,很多随访都是在微信里进行,包括一些检查检验记录,或者伤口情况,拍一张照片传过来都很便捷。”

  “群聊”是刘洋管理患者的一个助手。“一对一的交流就太浪费时间了,很多患者咨询的问题都是一样的,群聊里可以集中回答。”刘洋说,现在他的微信通讯录里有两个群,一个是“术前群”,目前接近500人,都是招募来的患者,平时主要发一些肥胖相关知识、帮助患者分析是否需要做手术等;另外一个是“术后群”,里面是300多名做过减重手术的患者。每天睡前看一遍微信群,已经成了刘洋的一种生活习惯。

  刘洋的朋友圈里基本都是工作动态。“我原本就不太爱发生活的东西,后来微信里患者越来越多,生活动态就更不发了。”刘洋说,他也考虑过再申请一个账号,这样就把工作、精密体验:思生活区分开了,但由于各种原因迟迟没开。

  今年春节,刘洋的一位患者小宁通过即时通信工具给他发了一个信息:“我发烧了。”这几个字一下子引起了刘洋的关注,小宁刚做完手术一个月,怎么发烧了?刘洋赶紧与她联系,这才知道,小宁春节吃了三个饺子,以为不要紧,结果差点酿成大祸。因为按照手术要求,小宁在术后三个月内只能吃淡流食。初一吃了饺子以后,小宁就出现了胀气的现象,到了初五就开始发烧。正在老家过春节的刘洋一边远程她到医院就诊,查血、做B超,一边东西赶回,对小宁进行及时处理,避免了更严重并发症。住院一周左右,小宁便回家了。

  “大家千万别学我,我这是亲身实践的教材。”经过这次教训,小宁在刘洋的术后群里主动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并提醒病友们不要像她一样,“要不是有刘洋医生微信,跟他说了这个情况,我真不知道后果这么严重。”

  “医患群”已经成了不少医生微信里的普遍现象。刘月明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同仁医院的眼科医生,同时也是着名眼底病专家魏文斌团队的一名医生。他的通讯录里有1900人,其中一多半都是患者。

  虽然通讯录有1000多名患者好友,但并不是每个提出添加好友的刘月明都会通过,“我添加的患者都是需要长期随访管理的、慢病患者居多。这样的患者加了微信才有意义,有助于他康复,很多外地患者不用一有点问题就跑来,可以先远程了解一下。同时也有助于我掌握患者情况。”刘月明说,“当然,一些情绪容易受人干扰的患者不适合入群,重点随访的还是要辛苦些,单线联系。”

  目前,他的通讯录里有3个群,一个已经满员了,一个300多人,还有一个几十人的。群里基本上是疾病相同的患者,症状问题差不多,“有时候老病友还给新病友解答,比如,刚做完手术的患者提出一个问题,另外一个术后5年的患者就会分享经验。”刘月明说,病友间还可以互助,比如一个人来复查,顺便会拿着下个月需要复查的人的就诊卡,帮忙挂号和预约检查,后者复查时就能减少在京滞留时间。

  除了集中解答一些问题之外,刘月明的“医患群”更多的是发一些权威、有意义的科普文章。刘月明对自己群里的科普效果很满意。他说,患者都很遵守“群规”,科普做多了大家辨别的能力也上来了,有人发帖,其他人都纷纷主动。

  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通过搭建在微信、QQ上的第三方医患沟通平台也让医生与患者的联系更为便捷。

  长庚医院普通外科副主任罗斌告诉北青报记者,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患者提出过加微信,但他真正添加的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病例特殊患者,七八年来他的微信里只有二三十名患者。“但并不代表患者不能联系上我,现在有第三方沟通平台,给患者提供咨询的渠道,我收到信息后可以选择方便的时间回复,同时也保留了我的私人空间。”罗斌说。外科大夫微信加两千名患

  “10年前是给电话号码,后来是微博,通过微博问问题,现在换成微信了。”在罗斌看来,即时通信工具里的医患沟通是很方便的,时刻可以交流,咨询一些简单的问题,不出24小时一般就能回复。但相对来说,高年资医生对此不是特别的关注和感兴趣,年轻医生兴趣会更高,也更有精力。

  离开严肃的诊室,来到接地气的即时通信工具里,医生和患者之间的沟通都换上了轻松的外衣。采访中不少医生表示,通过微信、QQ联系着的患者,现在都成了很好的朋友。在他们看来,这也是缓和医患关系的一个桥梁。

  采访中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用即时通信工具进行医患沟通,医生们主要有两种担忧,一是隐私,二是安全性。

  刘洋说,在没有做减肥门诊之前,也不太愿意把即时通信方式给患者,毕竟这是私人空间。但后来发现,很多工作还是需要通过手机联络患者,才能把专业工作做好。即时通信工具也减少了电话量,术后患者咨询的问题发在手机上,刘洋会在不忙的间隙进行回复。但刘洋坦言,这占用了他的很多非工作时间,有时候跟朋友、家人吃饭,他低着头一直回信息,没少遭埋怨。

  也有大夫对这一现象持保守态度。大学肿瘤医院刘佳勇医生认为,即时通信工具上的病情交流,不像出门诊那样给一个正式的治疗,应对突发或者特殊情况可以,但不应当成为治疗依据,风险较高。如果是通过群聊或者号提供一些科普知识给患者学习,是可以的。刘佳勇说,“病友群”的模式在国际上常见并且得到了肯定,同种类型的患者在一起互相交流,也可以让患者少走弯。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李媛也持同样的观点。她更愿意在群聊或者平台上发布科普文章,帮助患者提升医学知识,“面诊的时候会把患者的情况详细地捋一遍,但通过即时通信工具问诊,很难把患者的情况了解全面,也很难给出权威的治疗方案,如果较轻的问题比如感冒之类的还行。”(记者张小妹)

Copyright © 2014-2016 .康保来 版权所有   ICP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