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updates

试管医生

乔杰:大学第三病院试管婴儿引见(全文

  主持人:乔大夫您好,在1998年的时候中国第一个试管婴儿在咱们北医三院诞生,到现在已经是第22年了,我很想知道当时政策上允许不允许?

  乔杰:其实当时从整体上国家计生委也认识到,在我们国家要求一个家庭一个孩子的政策基础上,是希望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健康的孩子,所以不孕不育症的治疗也是当时常规的治疗之一,只不过一个是从支持的力度上没有把不孕不育症的治疗当成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来对待,第二就是从技术的手段上,当时非常的受,所以相当多的不孕不育症就成了一个绝对性的不孕不育,这些家庭只能去抱养一个孩子,而实际上抱养的孩子在这个家庭未来的生活当中影响是比较大的。

  乔杰:当时实际上是国家的一个“七五”攻关计划,一个是我们北医三院的张丽珠教授,一个是湖南湘雅医科大学的卢惠霖老先生,卢光琇教授,还有协和医院的何翠华教授,是他们三位教授共同承担了国家的“七五”攻关的项目,最后在几个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北医三院率先诞生了的第一例试管婴儿,湖南长沙也随即诞生了之后相对其他的辅助生殖技术帮助产生的试管婴儿。

  乔杰:实际上都是一些不孕不育的患者,他们来进行一些治疗,在那个时候比如像输卵管不通,输卵管堵了的患者就几乎没有机会治疗,那怎么办呢,就通过开腹手术,希望把她的输卵管再接起来,但是其中很多人的输卵管结构已经被完全了,开腹的时候就发现接不上了,这样的病人占到输卵管性不孕当中的50%以上,所以张丽珠教授在她64岁高龄的时候更深刻的认识到这个问题,当时国外的辅助生殖技术正好发展差不多有接近10年的历史,张教授在国外学习的时候发现这样一个先进的技术能帮助这些病人,她回来就进行尝试,可是那个时候的尝试常非常困难的,所以张教授基本上就是在给病人开腹做输卵管复通的同时,进行取卵,也就是说给病人用药,用的时间刚好合适是取卵的时候,同时给她开腹做输卵管的整形手术,同时把卵取出来在体外培养,因为那个时候卵长什么样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一个成熟的卵,怎么才能受精,怎么在体外能成为一个胚胎再放回到妈妈的肚子里去,那个时候只是知道国外有一些这样相应的技术,但是具体的技术细节都不像现在可以从网上,从一些学习的文件上、上得到,那个时候是都得不到的,所以基本上都是靠自己探索。

  乔杰:她实际上是张丽珠教授做的第13例试管婴儿,她是很幸运的,所以13这个数字在国外可能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但是在我们中国,在我们北医三院它是最吉利的一个数字,第13例试管婴儿幸运的就成功了,都是在这些患者输卵管复通的同时取卵,我们认识卵是什么样,学习怎么在体外受精,怎么形成胚胎,再放回到妈妈的肚子里去,这些患者都是听说北医三院能够治疗这个不孕不育症就过来了,而且她们非常信任医生,也愿意和医生一起探索新的方法,使她们得到帮助,正是这些病人和我们医生的共同努力,使现在千百万的患者能够享受到这个技术的帮助,能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主持人:从第一例试管婴儿到现在已经22年了,咱们肯定有统计过北医三院一共诞生了多少试管婴儿?

  乔杰:实际上是已经22年了,3月10号郑萌珠刚刚度过了她22岁的生日,从治疗到现在,我们治疗的整个的病例数已经有几万了,大概有一个百分之三、四十的成功率,同时现在不是单纯的试管婴儿技术,还有其他相关的衍生技术,还有相对简单的人工授精技术,还有单纯的促排卵以及我们所开创的微创技术,经过这些技术的帮助,应该已经有上万个孩子出生了,但是最终随访现在做起来比较困难,因为我们国家变化比较大,电话、住址现在国家发展得很迅速,所以不能够做到所有的病人我们都有追踪、随访。

  乔杰:刚一开始实际上就是不孕不育症的一个普通治疗,之后成立了一个机构叫“试管婴儿室”,我们医院在生殖内分泌领域,因为张丽珠教授是五十年代飘洋过海回来以后比较的就发现女性的生殖内分泌是中国的一个空白,所以建立了我们的生殖内分泌研究室,实际上就是在生殖内分泌研究室的基础上成立了这么一个试管婴儿室,到2001年我们才真正成立了生殖医学中心重大疾病:正!现在这个生殖医学中心规模发展得非常大,而且可以说已经是世界的先进水平,都是在那样一个小小的蜗居壳里,最开始只有几十平方米,后来是一百平方米,之后是两千多平方米,我们现在的面积有七千平米这样一个国际先进的生殖医学中心,非常不容易。

  乔杰:对,生殖医学现在发展得非常迅速,包括生殖内分泌疾病的治疗,辅助生殖技术以及相关的和女性生殖健康有关的诊断、治疗以及预防都在其中,因为辅助生殖技术是相对发展最快的一个领域,同时它解决的是不孕不育症和内分泌疾病当中一些疑难问题,所以大家可能更多会关注在这个。按

  乔杰:我们现在妇科的医生有20个,还有专门做相关领域的男科医生有5个,所以我们现在有25名医生。

  乔杰:平均下来差不多有1000人,每次我们在周一、周五是病人比较多的时候,差不多在1200人左右,平时差不多在800人左右。

  乔杰:实际上整个不孕症的流行病学调查目前在我们国家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研究,发病率都是估计的,在5%到10%左右,有的文件甚至报是15%,关键还是这样一个社会的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们的紧张,压力的增加以及污染造成的相应男方、女方的生育力低下的百分比增加了,另外生育年龄的后移,也使得生育困难增加了,特别是随着我们一些的等等,包括我们病人回去的,他们都知道了,过去不好意思来看病,不好意思治疗,也不知道他们的疾病能不能治,现在他们知道了有更多、更好而且是微创的,同时对后代没有影响的这样一些技术能帮助他们,所以来就诊的病人增多了。

  另外一个实际上是重复就诊的病人增多了,为什么?就是一些难治性的不孕症增加了,特别是因为看病看得太晚了,年龄已经大了才来看病,成功率低了好多,她不成功就要一次一次的治疗,所以实际上是反反复复来看病的病人增加了。

  乔杰:我们的床位都是很满的,病人的周转比较快,因为我们的病人分成两大部分,一部分主要是做辅助生殖技术,这些病人晚上实际上不需要住在这儿,主要是一个日间病人,乔杰:大学第三病院就是在取卵和移植以后,她们需要一个房间白天休息几个小时,所以你看到空的病床主要是为她们提供一个方便,在取卵手术、移植手术之后需要躺一躺,家属要有一个陪伴,所以也不错,另外一半的床位主要是给一些微创技术治疗的病人,就是腹腔镜或者是宫腔镜进行一些疾病的检查和治疗的,还有一些怀孕以后,比如说有先兆流产,或者有一些妊娠的,有个别的病人有宫外孕等等需要治疗的,还有多胎妊娠的减胎手术是生殖医学中心的一个特色,比如怀了三胎或者是四胎,这种流产率常高的,最好在早孕期减掉其中的一到两个胎儿,这个减胎技术现在也比较成熟,可以使得最后留下的一个或者两个孩子能够到足月妊娠,并且能够是健康的。

  主持人:有很多网友在网上讨论,说三院目前在试管婴儿领域是不是国内最先进的,您给我们介绍一下吧,咱们这边都有一些什么先进的技术?

  乔杰:目前总体上我们国内整个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一直是跟世界的先进水平持平的,目前国际上所能开展的所有的先进技术在我们中心都能够开展,包括我们对主要输卵管不通的,或者是男性有轻度的少、弱精症的这样一些病人展开的常规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就是单纯通过促排卵,能够取到多几个卵子,在体外跟精子受精,发育成胚胎以后直接种回到女性的子宫里面去,这就叫常规的试管婴儿,对于严重的男性的少、弱精症或者是梗阻性的无精症这样的患者,就可以采用单精子卵胞浆内注射,这实际上是试管婴儿技术的进一步的发展,有的把它叫做“第二代”或者是“第三代”的试管婴儿,实际上它是适用于另外一种人群的。

  还有我们叫做植入前的遗传学诊断,这是对一些特殊遗传病的,能够挑出来一个没有携带这个遗传病的胚胎给他种回去,这是一个最好的产前诊断的技术,可以把疾病从这个家庭当中完全阻断,只不过这个技术目前还只能适用于少数的遗传病,像染色体的遗传病,还有单基因的遗产病,多基因的遗传病是不行的。

  另外我们还发展了一些能够提高辅助生殖技术成功率,或者是避免发生严重合并症的,比如说囊胚培养,还有辅助孵化,还有我们利用一些不成熟卵的体外成熟技术,避免促排卵以后产生的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等等这样一些技术,现在都在我们中心使用。

  另外我们开展的经的注水腹腔镜的检查和卵巢打孔,就比过去的经腹的腹腔镜减少了病人住院的时间,也减少了费用,尤其是不用全麻了,肚子上不用打孔了,是真正的微创的检查和治疗的技术,我们实际上是从方方面面开展技术,希望给病人选择的是一个尽量安全、经济、实惠,对人类生殖尽量少干扰的一些技术,让这些不孕的夫妻能够有一个健康的孩子。

  乔杰:这个是一个微创手术的技术,就是叫经注水腹腔镜,是和经腹腹腔镜比较的,腹腔镜技术主要不是做的试管婴儿,虽然也是辅助生殖技术的一种,但是它是希望自己把病人的输卵管复通了,或者她有严重的不排卵,像多囊卵巢综合症,通过给她卵巢上打孔帮助她把卵排出来,就是另外的一些辅助生殖技术,这些技术同样特别是可以贴近自然的,让她自己怀孕,这也是我们新探索的一些比较先进通过手术帮助病人怀孕的技术。

  主持人:网友特别关心的就是做试管婴儿手术的费用,还有成功率的问题,做一次试管婴儿大概需要多少钱?

  乔杰:费用主要取决于病人的年龄,她所需要的促排卵的药物的多少和药物的种类,比如要用进口药物就会贵一些,用国产药物就会便宜一些,而国产药物和进口药物的差别不是单纯的就是一个进口和国产的问题,实际上是目前国产药的种类有限有一些成分是不一样的,所以医生通常会根据病人的病情帮助选择,同时还包括一些辅助用药,如果病人的卵巢功能不好,所有的这些用药量就会增加,总体上的费用一般来说在2万到3万之间,在我们中心是这样的,价格相对是比较便宜的,可能各个地方的价格也不完全一样,我们希望采用的一般都是根据病人的情况采用进口药和国产药搭配的这样一个原则,尽量在能够成功率的基础上,为病人选择比较经济实惠的方法。

  至于成功率也同样是取决于病人的年龄,她的卵巢功能,她所合并的疾病的种类,总体上国际上辅助生殖技术的成功率平均是在百分之三、四十左右,越年青的病人、卵巢功能越好、合并症越少的病人成功率越高,所以对于年青的病人差不多是在百分之六、七十的成功率,而对于年龄大的可能就剩下百分之十、百分之五这样的成功率了,所以我也经常借各种机会呼吁,应该在年龄最好的时候,实际上这个是指卵巢功能最好的时候去生育一个健康的孩子,对妇女来说尤其意义比较重大,女性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卵巢的功能是逐渐下降的。30岁就开始走下坡,35岁是一个陡坡式的下降,所以一般来说妇女应该在25到28岁生育孩子是最好的,年龄增长再加上合并其他的疾病,治疗起来就比较困难,一个是不容易怀,另外一个怀上了以后特别容易流产,同时孩子出现异常的机会也比正常年龄的妇女要高,所以我们还是强调在该生育的时候就要生育,另外要以预防为主,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人工流产、药物流产,生殖道的感染,这些都会对女性的生育力有比较大的影响。

  我们对女性的生育力,现在还建立了新的平台,就是卵子冷冻和卵巢冷冻,对于因为特殊原因暂时不能结婚的女性,可以先把她的卵冷冻起来,对于一些得了恶性肿瘤要进行放化疗治疗,而现在放化疗治疗的效果很好,五年、十年的率很高,如果想保存生育功能的话,可以提前把卵巢切了,把其中的卵和卵巢冻起来,等她疾病缓解以后再给她移植回去,这也是国际上最先进的,我们现在也都在尝试着做。

  乔杰:现在通常的说法是30到35岁。30岁以下是比较好的,超过35岁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30到35岁之间应该尽早动手要这个孩子了。试管婴儿引见(全文

  乔杰:我们进行了艰苦的努力,实际上这个团队从张丽珠教授1988年开始创建,我是1987年进到北医三院一直跟着张丽珠教授,包括我们的陈贵安教授、李美芝教授、刘平教授,现在都是我们的,这之后又有很多年青人加入到这个行列当中,实际上他们都已经是,从年龄上说是不老的,但是从生殖领域当中都是资深的专家了,所以现在我们团队的这20个医生都是在生殖医学专科领域当中发展的很好的,所以目前我们的普通专科门诊是不限号的,这也是我经过了差不多10年的梯队建设才建设起来的,能够给病人提供这样一个服务,但是病人相对的比较喜欢找专家来看,我给大家的就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其实不需要专家帮忙,特别是一些普通的,尤其是刚刚来看不孕症的,需要我们的专科门诊帮助她判定还需要做哪些检查,之后如果有一些,希望听听专家的的话可以挂专诊,就是说我们整个的团队其实业务学习一直都在进行,每周都有疑难病例的讨论、,很多情况大家都是有交流和沟通的,同时不孕症的治疗实际上是一个团队的工作,特别是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工作,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有人岗位,所以实际上我们是定岗定责的,特别是我们的星期六、星期天,五一、十一、元旦,从来都是没法儿休息的,因为病人的排卵是不选择时间的,所以基本上我们所有的工作岗位都有专人在负责每一项工作,所以大家不用太介意哪个教授在与不在,不管哪个人在,只要这个岗位上有人都是能够胜任这个工作的。

  乔杰:目前我们还不能做到,对出诊的病人来了要临时挂号,现在我们能够做到的是,当你第一次看完了之后,可以直接把下一次的号提前挂好了走。因为普通门诊已经不限号了,所以问题不太大,提前挂号或者是网上预约,目前对于每天1000人的门诊量来说是比较困难的。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精子卵子的冷冻,我之前在网上看到很多博士生、硕士生都来三院这边捐精,硕士生捐一次精2000元、博士生捐一次精3000元,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真实的情况吗?

  乔杰:这个整个就是一个,实际上我们的精子库是在计划生育研究所,国家对精子库的管理常严格的,只有固定的经过了卫生部审批的精子库才能实施精子的捐赠工作,捐赠工作也有非常严格的体系,而且无论是什么样的学历,只要他是健康的,给这些捐赠者相应的一些补偿,只是补偿他所花费的时间,因为这个捐赠是一个无偿、献爱心、义务的过程,所以第一他们不是到北医三院来捐,第二跟他们的学历什么的都没有关系,精子的捐赠也特别要求都要冷冻半年以上,经过各种传染病、遗传病的检查都合格之后还要冷冻半年才能给病人在临床上应用,所以目前精子的来源也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实际上因为整个因为的污染、压力的增加,男性的精子状态是比较差的,捐赠者中差不多只有三分之一是合格的,所以确确实实是比较困难,但是绝对没有说要几万块、几千块钱什么样的学历就可以捐,这个事情是不可以的,而且国家管理得也比较严。

  卵子的捐赠国家也有严格的,目前只允许试管婴儿的病人在做试管婴儿的时候,如果有比较多的卵,愿意分享给其他的病人,实际上捐赠给其他病人的只有不孕症的病人才可以,因为精子的存和取都是比较容易的,同时对男性没有什么太大的,而在促排卵、取卵的过程对女性是有的,因为女性正常情况下每个月只排一个卵,这一个卵能够取出来再能够冻,再能够解冻,能够用,这个过程是很困难的,所以一般来说要用大量的促排卵药,让她多个卵子发育成熟,然后取出来,而取卵本身要用针穿到腹腔里面去,所以对妇女也是有一定的的,也可能发生出血、感染等等这样一些合并症。所以目前不允许非不孕症的患者捐赠卵子。

  主持人:患者来了,她如果需要卵子或者是精子,可以自己选择精子或者卵子的来源吗?还是说直接从咱们的库里面取?

  乔杰:目前卵子的捐赠常困难的,目前还没有卵子库,我们现在呼吁大家来捐赠,就是在做试管婴儿的病人当中如果愿意献爱心捐赠,但是因为目前辅助生殖技术本身的成功率没有那么高,这些病人自己还没有成功呢,所以相对捐献的人是比较少的,所以等候卵子的这些患者目前还没有更多的来源可以帮助她们,而对于精子来说,我们能够做供精人工授精这样的单位,我们医院是做供精人工授精,但是我们医院没有精子库,我们需要从国家批准的精子库买回来,然后我们会根据病人的血型选择适合她们夫妻俩血型的来给她做供精人工授精。

  乔杰:目前没有精确的有效期,应该说几年,甚至十几年都有成功的例子,但是我们应该尽早的做。

  乔杰:卵子目前研究得还比较少,特别是卵子本身的纺锤体是比较娇气的,所以卵子冷冻目前在临床上刚刚开始使用,还需要更多的探索。

  乔杰:如果因为特殊情况,有一定部门的生殖医学中心可以提供这个服务的,也就是说这个技术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因为涉及到很多伦理的问题,所以只有特定情况,提出申请,必须经过我们自己的生殖医学伦理委员会讨论过了,才可以给他冻,因为也会有一些问题,比如说因为癌症,治疗之前我们给他冻了以后,比如说他因为癌症死亡了,将来这个精子怎么办的问题,会有一些相应的伦理问题存在。

Copyright © 2014-2016 .康保来 版权所有   ICP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