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updates

试管医生

国内医生:中山一院收编区级病院大病院进驻下级

  同卵四胞胎姐妹降生继广东省人民医院和荔湾区第二人民医院建立双向转诊合作医疗之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昨日正式开始收编区级分院。此外,多家“广”字头医院也纷纷投靠广州医学院……

  昨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15名专家进入东山区人民医院,启动了广州市大医院进驻下级医院的序幕。轻松挂到教授号的街坊拍手叫好。

  包括中山一院原妇产科主任、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周灿权教授,着名的儿科专家庄思齐教授等“大热门”。

  上午10点,记者来到东山区人民医院,门诊大厅竖着一块醒目的牌:当天出诊的15位中山一院专家的姓名、科室、擅长项目罗列详尽。据记者所知,在中山一院要挂这些专家的号,动辄清早5点就在门口守候,挂号费甚至被“黄牛党”炒到数百元。

  上午两个半小时,有近50人挂了中山一院的专家号。截至到11点,上午出诊的9位专家号还能随到随挂。门诊大厅导诊台的李称,今天来咨询的都是想挂专家号的,因为是专家开诊的第一天,来的人还不是特别多。

  周灿权教授说,一个上午有6个病人前来看门诊:“6个病人中,有4个是比较复杂的不孕不育患者,对医生的医疗技术经验要求相对要高。”周灿权称,当天还没有病例需要转诊到中山一院,所需检查在东山区人民医院就能搞定。”

  记者昨日在东山区人民医院发现,有的患者仍然保持“小病找专家”看病习惯。周灿权教授6个门诊病人中就有2个是无需挂专家号的普通患者;有一名女士的孩子长暗疮,她得知中山一院有专家来,不惜等到下午。

  这是否会造成专家的资源浪费?周灿权教授回应:“小病找专家的问题,这在任何一家医院都存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扭转的。我在中山一院出诊时,也要应对一部分只需挂普通门诊号的患者,医生不能挑病人,只能尽力给病人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至于东山区人民医院是否会出现挂专家号爆棚甚至炒号,院方表示目前还不能预测,但会尽量管制炒号等违规行为。

  中山一院这次收编还包括了6家社区医疗服务中心,把这些网点建设好,辖区内130万居民无形中就被中山一院网罗住了。”

  对收编东山区人民医院的行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显得成竹在胸:1999年接收了黄埔区人民医院,2003年物价部门批准黄埔分院晋升为三甲,但至今黄埔分院没有从二级医院的标准提价,但轮换有序的中山一院专家队伍已逐渐形成。对于隔街对望的东山区人民医院,中山一院拍着胸脯表示,已经储备了足够的人才队伍,随时可以开赴前线,并强调承诺,保持二级收费不变。

  与收编黄埔区人民医院有所不同的是,这次收编行动还包括了6家社区医疗服务中心。中山一院坦言:自己看中的是东山区人民医院这块“宝地”,计划在现有500张病床的基础上再扩容,终极目标是建成妇儿分院。

  对于其麾下6家社区点,医院与越秀区、区卫生局多次谈判之后,最终达成了共识:“头三年保持对社区医院投入不减少,中山一接管。”就现有的投入核算,中山一接手社区医院后,不仅要社区医院原有职工的收入,还要拓展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的多项功能,并且要为派下去的中山一医生工资补贴买单。但院方表示:“身为大医院,有责任帮扶落后的基层医疗点。我们有信心把社区网点建设好,而这辖区内130万居民无形中就被中山一网罗住了。”

  记者从广州卫生局的网站上了解到,广州目前共有30多家区级医院,去年的全年病人量仅有1000多万,占不到病人总量的1/4,不管是人均门诊费用还是人均每次的出院费用,区级医院都远低于市级以上的大医院,去年,广州三甲医院中人均一次出院费用最低的市级医院为13688元,而区级医院的人均一次出院费用仅为5294元,不到大医院的一半,人均的门诊费用也低于大医院的40元(区级为106元,三甲医院平均为146元)。单从价钱上,区级医院看病无疑是最实惠的。但是为何市民还要纷纷跑至大医院呢?

  对此,荔湾区第二人民医院的院长助理李医生介绍,在广州,区级医院每天的平均病人最多也只在600左右,尤其是手术病人更是少之又少,主要是市民对区级医院的技术水平信不过。比如一个感冒需要输液的病人,在区级医院的收费在40~50元间,而三甲医院至少也得90元以上,又如一个阑尾手术病人,连手术费住院费,区级医院最多不超过2000元,而三甲以上医院也都在4000~6000元之间,比区级医院高出一倍多。

  据了解,接管后的黄埔区医院在2003年就被评为三甲医院,但是医院部分手术、材料、护理等的收费依然依照二甲医院的标准,在手术等级加收费中采用的也是二甲的标准(手术费用全国是统一的,不同的是各个医院的等级加收费不同:三甲医院加收15%的费用,二甲医院加收5%~10%的费用),做到了“三甲的级别,二甲的收费”。而且该院由接管前的5个病房增加到了15个病区,将近30个病房,30个专门学科的设立,使得该院的水平也不断提升,现在平均门诊费用为115元,平均出院费用为7200元,仅是三甲医院的一半。较为明显的是,门诊量从接管前的每天600~700人上升至1500~1600人,手术量也从1700人增至5600人,主要是市民在这里能享受到三甲医院的服务,付出的是二级医院的收费水准,他们看病得到了实惠。

  打造航母式医院,各家纷纷出招。广东省人民医院去年推出“双向转诊”策略,网撒全省,目标对准地方医院的疑难重症病人。根据最近一次统计,和省医联姻的一级转诊医院94家,二级转诊医院近50家,已转诊各类病人超过300人次,给医院带来900万的营业金额。心血管、癌症患者分别占到1/3,人均治疗费用超过省医住院病人平均费用,这正说明了转诊病人的“含金量”。

  有部分地方医院抱怨,只有病人转上去,鲜有病人转回去。省医称目前“上转下”的转诊率为20%:“有的是手术后不需转了,更多的是病人自己不愿意转。转回去的比例越高,才越可说明双向转诊的成功。”省医常务副院长曾国洪实话实说。

  对门的中山一院大刀阔斧地收走了东山区人民医院以及下属6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此举是否刺激了省医的神经?曾国洪出言谨慎:“每家医院探索的子不同,不需要盲目竞争,大家多做有益尝试是好事。”而据他透露,越秀区卫生局此前也和省医有过接触,但最终省医选择了技术支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松散合作”关系。到现在,省医有广州惠福西、佛山平洲两家直管分院,和其他医院的合作挂牌并不涉及产权和管理。

  曾国洪认为省医谨慎开分院自有其思:现在对医院经营的不利因素越来越多,一下子吞并太多的下级医疗机构,没有足够强大的人力财力以及管理能力,航母型的医院集团风险不小。他举例:“平洲分院接管快一年,省医每月要贴钱,预计再过一年才能持平。社区医院收得多了,医院怎么养得起?”

  对于猜测的省医可能收购荔湾区第一人民医院的说法,曾国洪称:“目前我还不知道医院有这个打算。我们只是打算对广州市内的一些医院、社区服务中心提供技术指导、医生培训。”

  除了采取收购兼并的方式对二级医院进行管理之外,也有的医院以托管的方式全面接管二级医院。诸如羊城医院从产权到管理权,全部划归广州医学院系统,委托实力雄厚的广医一院进行管理。而荔湾区医院则被广州医学院以托管的方式接收,委托广医二院进行管理,以二十年为期限,从经营、人才、资金、设备、护理等进行全方位的扶持。病人量和营业额也出现了翻番。

  “除了这种明里的收购、托管关系之外,大医院都有传统的‘地盘’。”广医二院办公室的邢主任介绍,由于广州的三甲医院都着力发展自己的特长科室,跟二级医院都有默契的合作关系,比如海珠区很多的二级医院病人,他们搞不定时,就会首先转到广医二院、越秀区则是转到省医院或是中山一院、白云区的则转到南方医院等等,另外,广州周边的几个市县医院也会选择自己的转诊大医院,这就是大医院传统的“范围”。

  收费便宜的区级医院要并入收费昂贵、看病人多的大医院,老百姓最终受益还是受损?时报记者采访了部分市民,发现多数市民最担心的是合并后的区级医院医疗费会上涨。对此,有专家指出,靠大医院合并小医院搞社区医疗治标不治本,改善社区医院的根本要靠投入。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不少市民纷纷表示了他们对兼并的担心。一位姓李的老太太说:“我们来区级医院看病,就是图它的方便,下楼就可以挂号,也不用等。去大医院,一个感冒要等一上午。兼并之后,来区级医院看病的人多了,又要跟大医院一样了,看个病像赶集一样,到哪都要排队。各个医院都成这样了,小病该去哪里看啊?”老太太家住的小区外面就有一个区级医院,平时孩子感冒发烧的,看病十分方便,她担心合并之后方便就不存在了。

  王女士担心,三甲医院的收费都很高,抽个血都要50多元,到区级医院抽血才20多元。如果小医院被合并了,他们也来大医院那套“特诊”或是“好设备检查”,收费也跟着涨起来,像这样的兼并,老百姓是看上了好专家享受了好的护理,但是付出的钱也在增多,何谈看病方便呢?

  记者在东山区人民医院了解到,来到该医院的病人多是因为该医院方便、便宜。47岁的王先生说,他就住在对面的小区里,过个马就能看到病、拿到药,等的时间也都不超过1个小时,十分方便。他向记者展示了他的病历,从8月2日开始,至今已经做了8项检查,包括:血脂、尿酸、肝功能、肿瘤、胸透、B超、血糖、CT,共花了420元。王先生说:“这些检查在大医院1000块是下不来的。不过,医生水平确实有限。”他举例说,有一次他的胸透结果出来之后,医生似乎没有足够的能力当场给出诊断和解答,说要回去医生之间讨论一下。王先生希望与中山一院合并后,医疗费用不变,医生的技术和能力能相对提高,“这样就比较理想了”。同种病大医院贵一倍

  66岁的顾老太十年前退休,一直患有冠心病和脑血管疾病。在医改之后,每个月只有131元的补助,根本无法支付大医院的高昂的医药费。“上次因为心、脑的问题住在大医院,一个星期用了六七千块钱,我一个退休工人哪里支付得了啊”,顾老太说,她听说这里的医药费比较便宜,服务、质量都不错,就在这里门诊了一段时间,切身感觉到,区级医院的方便和便宜,挂号很快,药费也相对便宜。“平时在大医院的病人多得像蚂蚁一样,看一个小病,都要等一个上午”,顾老太皱着眉头说。

  后来,顾老太住进该院之后,两个星期花了4700元,做了心电图、脑电图、CT、普内仪等多种检查。顾老太说,这样的价钱已经算是便宜了。心电图这里只需170多元,但是大医院要260多元,心电图更是翻了一倍,这里20元,大医院要40多元。顾老太最后欣慰地说,当时听说要合并,很担心价钱会上升,后来看说不会变,心里就踏实多了。

  中山一院院长王深明在和越秀区卫生局签署合作协议当日,抛出这样的观点:“广州等大城市,区级医院没有空间,只需要‘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大医院’两级医疗体系。”而此前市卫生局曾透露出,将在近期来推行社区首诊制的计划。

  业内人士大多数认同所谓的城市医疗体系确实已经名存实亡,“这是政策制定部门的一厢情愿”。“小病上大医院”的痼疾在于政策引导乏力、社区医院医疗水平太弱。很多实行二级医疗制度国家,必须先在社区、私人门诊首诊,大医院才会接受转诊,因为有着完善的医疗保险制约,病人按步就医才能获得费用报销;在欧美,从医者要医科大学专业学习、大医院住院医生培训合格,才能有资格以当社区的全科医生或者自开诊所,社区医生的医疗水平有确实保障,而英国去年首次出现全科医生收入超过专科医生。

  “但在我国60%的人没有医疗保险,生了病花自己的钱,想去哪就去哪。你说小病看小医院,这是一种人为设想。谁说感冒发烧就是小病?开始的症状也算感冒发烧。再加上社区医生水平跟不上,看个感冒发烧也不一定看得好。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所谓的层层转诊、社区首诊都是空谈。”这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广州三甲医院管理人员的尖锐观点。

  对于社会普遍关心的社区中心变成医院门诊部的疑虑,中山一院的回应很积极:目前很多社区服务中心实际已经承包给了周边的中小医院,大医院的介入不会让这情况变得更糟糕,只会有改善。“我们答应越秀区的基本目标:一年内到社区看病的人要增加50%,这应该没问题。当然承诺给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的投入不得减少,中山一院也不得挪作他用。”

  王深明院长透露出一个院内双向转诊的计划:凡是在中山一院6个社区医疗点首诊,由医生开出了转诊单,病人可自主选择在东山医院、中山一院优先住院。中山一院还计划将黄华街社区医疗中心的30个病床改成康复病区,用于接纳在本院手术后的康复病人,并中山一院的医生去社区。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梁浩材教授认为,“靠医院搞社区医疗治标不治本,改善社区医院的根本要靠投入。医院技术扶持社区、直接管理社区,这些类似做法也只是‘玩魔术’,给患者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他举中山一院为例,每年投入的资金只占医院投入资金总额的5%~6%,连工资都不够发,逼着医院自己想办法去赚钱,靠医院降低医疗费用几乎是奢望。他考察过深圳市盐田区人民医院,在这里看病的外来工满意度很高,原因是区财政支持了医院80%的资金,医院本身没用经济包袱运作起来轻松很多,收费自然下降。

  “并不是没钱,而是钱没花对地方。”梁教授了解到,将在珠三角某市的一个新区投资数亿元建一家新医院,但这个区原本就有一家600张床位的二级医院足够接纳现有人口就医。级病院大病院进驻下级病院“为什么不首先考虑将这数亿元分成十年,每年投几千万到社区医疗机构建设?投给居民保健费用?这些不经论证的‘政绩’工程,就是方向错误。”

  他尖锐地指出,现行的医疗保险体制也是“有钱不会花”,保大病不保小病的贵族服务,保了30%的居民人口忽视了70%的广大人群。医保的原则就是应重点倾向于小病、多发病、常见病,而大病、重病则应需要社会救济来平衡。没有合理医保政策保障,梁教授认为“平价医院”、“首诊制”均经不起推敲。

  他总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追根究底还是四条基本原则:加大对各级医疗机构的投入、医保政策要保障大部分人群、去掉药价的虚高水分、推广全民健康素质教育。。

  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现在无法评价中山一院的做法成功与否,因为前人没有走过,国际社会没有走过。医疗模式会随社会发展趋势的变化而变化的,但不能以偏盖全。如果没有部门的全面规划、国家医疗卫生发展的方向,以及法律的,在不成熟的社会体制里实现“二级医疗制度”会有一定的难度。

  现在这样一股脑儿地“收编”是没有根本的改变。作为,必须着眼长远;作为大医院,应该从更高的战略高度考虑。这包袱的重量决定责任大小。各级医院的业务管理与地区的医疗卫生管理是两码事,不能丢掉自身的职能。在目前属地管理的现实之下,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没有足够的话语权更没有财政决定权,能做的呼吁和推动医疗卫生的进步,They had heard of the Yunxi in the tournament on the rookie list and deeds secretly in mind she idolized and she is the daughter of the general cloud they were mostly in the palace guards several generals who stayed home under the cloud is not willing to miss the rod cloud of cloud has a heartfelt admiration and admire inside.监督医疗卫生政策的实现。

  广州的大医院纷纷掀起了“圈地”运动,尽管这些大医院将此举崇高化为“帮扶落后的基层医疗点”,但“司马昭--人皆知”,借此抢夺病源、增加创收,恐怕才是“圈地热”背后的主要目的。

  不可否认,在收编区级医院之初,大医院会派出专家坐诊,并打出“医院服务、二级医疗收费”的旗号,以吸引患者。但追逐利润的医院总是以市场来决定自己的经营方向,基于此,它能否一直保持这种带有宣传性质的低收费高级别的医疗服务,就令人怀疑。而假如区级医院、社区医院都被几个大医院所划分吞并,国内医生:中山一院收编区那么市民看病将别无选择,只得进入大医院的地盘。谁的地盘谁作主,到那时即便价格再高,患者也得无奈接受。

  至于指望大医院的收编来提高社区医院的医疗水平,则更是一厢情愿的理想化。社区医疗服务水平的发展根在的投入,不可能将宝押在大医院的慈和公益性上。一旦缺少了的支持和援助,社区医院极有可能变成大医院的分院,所谓的平价、低价,恐怕都要让位于市场化。

  大医院的“圈地”看起来更像是医院之间的划分,而一个被几大医院垄断的医疗市场,不可能缓解“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对患者来说,更没有什么益处可言。(本专题撰文时报记者游曼妮 蔡民 实习生 申晨 通讯员 陈起坤 李绍斌 本专题摄影 时报记者 朱元斌)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公司新闻:由,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本文地址:http://www.hxgy1978.com/news/a/xinwenzixun/gongsixinwen/1120.html

Copyright © 2014-2016 .康保来 版权所有   ICP备********号

'); })();